首页 > 关于公司

红楼梦》:比我爱你更深情的三个字

来源:本站 作者: 发表于:2018-09-24 21:30:18  点击:8508
  有一次,与朋友聊起林妹妹的深情,又讨论 “宝玉,你好……”,到底是好狠心,还是好绝情,或者是好不要脸,亦或者是好自珍重……不知而知,也无标准答案

  有一次,与朋友聊起林妹妹的深情,又讨论 “宝玉,你好……”,到底是好狠心,还是好绝情,或者是好不要脸,亦或者是好自珍重……不知而知,也无标准答案。

  思来想去,还是放不下,重新翻了几页《红楼梦》,看到帅哥靓妹这样一段对话――

  宝玉:你果不明白这话?难道我素日在你身上的心都用错了?连你的意思若体贴不着,就难怪你天天为我生气了。

  宝玉:好妹妹,你别哄我。果然不明白这话,不但我素日之意白用了,且连你素日待我之意也都辜负了。你皆因总是不放心的原故,才弄了一身病.但凡宽慰些,这病也不得一日重似一日。

  不怪人家林妹妹听了之后感觉掣电轰雷,恳切如己,因为我也不禁为之感动不已。因为这番发自肺腑真切贴心的绵绵情话,因为“你放心”三个字。

  沉醉于爱恋中的男女总是喜欢索要承诺,是为了求一个心安,对方若愿意给予承诺,同样是为了赐一个心安。

  你放心,是誓言,是承诺,是希望给予对方踏实的快乐和稳稳的幸福这样一种美好意愿。

  如果要论中国文学界的模范夫妻,想必很多人和我一样,首先想到钱锺书和杨绛先生。

  琴瑟和鸣。志同道合。棋逢对手。同甘共苦。风雨同舟。夫唱妇随。相濡以沫。张敞画眉。门当户对。这些形容夫妻恩爱眷恋不离不弃的词汇,无不适用于他俩。

  我时常想,这是多么难能可贵的懂得呀!对于钱老而言,这又是何等可遇不可求的幸运呀!

  她能懂得他口剑腹蜜的文字游戏,也能包容甚至是欣赏他日常生活中的拙手笨脚,愿意以探险或者实验的态度面对各个阶段的甘苦生活。哪怕他像个傻子似的给她开大花脸,在女儿肚皮上画画,把大小玩具甚至砚台塞进被窝然后“幸灾乐祸”地等着女儿被吓到……这些行为举止都可以存在,因为她明白――这些,都是丈夫开心的表现。

  1998年,钱锺书去世。临终,一眼未合好,杨绛附在他耳边说:“你放心,有我呐!”

  试想,一位已经丧失唯一的孩子、又即将告别人生伴侣的耋耄女性,内心需要多强大、多沉稳,一生爱意多深重,才能在这样一种时刻,在爱人耳边轻轻安慰一句“你放心”?

  她何尝不想逃离?却因承诺和责任,甘愿或者说不得不选择留下来,一个人继续留在人间,打扫人生现场。

  虽然有一句“你放心”,留下杨绛先生孑然一人,因为牵挂,想必钱老到底难以放心。

  一方,痴痴傻傻说着“你放心”,一方,仍是放不下心。世间情爱,也有“我本将心照明月,奈何明月照沟渠”的版本。

  由清浅勾搭,到暧昧互撩,再到炽烈缠绵。一夜又一夜,都是床前明夜光,地上鞋两双。

  女人再奔放,一旦真心实意爱上一个人,总能由撩骚变痴情,甚至可笑得有点费解。就像王娇蕊,日久生情,爱上了佟振保,她便独自坐在房间里,依偎着他的大衣,从对方大衣的气息里、对方抽过的残烟碎屑里搜刮眷恋,一丝一缕,如痴如醉。

  她想要长久,为之愿意痛改以前的水性杨花,敝弃往日的浮蜂浪蕊。夜里,她摸索着他的手说了这样一句:你放心,我一定会好好的。

  得到了,心不安。得不到,心亦不安。收到对方回应,心中雀跃。收不到回应,六神无主。感觉,一下子,爱得有点急急躁躁不知如何是好。

  对方与我说各样的情话、废话,让人面红耳赤心惊肉跳,让人怀疑自己沦为一个智商为负的傻子,又心甘情愿以傻子的心思去爱去面对。